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《知否知否应》兖王刺杀赵宗全失败,顾廷烨提议赵氏父子上京

来源:惊蛰电视剧  时间:2019-01-14 23:12
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兖王刺杀赵宗全失败,顾廷烨提议赵氏父子上京
 
明兰来给祖母请安,给了祖母一份小蝶的口供,随后跪在地上向祖母请罪。盛老太太看了口供,明白了明兰去平岭庄就是做这件事情。明兰愤怒林小娘害死生母还湮灭证据,而她找到当年的人证,只得设计林小娘。盛老太太不怪明兰,是林噙霜母女自甘下贱,不是她筹谋得出来的。
 
明兰解释她一开始只是想激怒墨兰,令墨兰犯错,这样林小娘会像往日里一样护着墨兰,与墨兰一并犯错。可墨兰见着她与梁家亲近,心生嫉妒,屡次叱骂她。这让她发现还有这条路可走,于是假意与梁家亲近激怒墨兰,令墨兰险些刮花她的脸。可爹爹仍旧不愿处置墨兰,她早就知道墨兰和粱晗私会,就暗示大娘子去玉清观,戳破墨兰和粱晗的奸情。
盛老太太生气明兰竟想出这么曲折繁琐的计谋,万一出错她可就会身败名裂,一切都没有。明兰表示杀母之仇不共戴天,林噙霜害死母亲一尸两命罪有应得,她就算是死了也要从坟头里爬出来为母亲报仇。盛老太太认为明兰平日里在自己面前的乖巧都是装的,明兰解释自己对祖母的敬爱之心天地可鉴绝无虚假,只是如今办了这样的事自知罪该万死,所以请祖母责罚。
 
盛老太太气得没忍住打了明兰,可又心疼明兰,知道明兰受了好多苦,上前抱住明兰,自责没有替明兰出头,才让明兰做出这等险事。明兰觉得对不起祖母,一直在欺瞒祖母。盛老太太叮嘱明兰权当没有发生过这件事,这件事只有她们祖孙二人知晓,这件事就这么过去。
 
顾廷烨现在在军中地位很高,立功受封。赵宗全之子赵策英避开旁人找顾廷烨谈事,顾廷烨还以为是有了昌哥的消息。赵策英是找顾廷烨商量,顾廷烨得到的是一份嘉奖令,而他父子得到的是一封密诏。密诏里官家褒奖了他们父子,接着官家说自己身体日渐衰弱,他日新君继位,让他们父子继续辅佐新君。顾廷烨没想到官家四处托付,为新君铺路。赵策英提起父亲因此是好几夜没有睡着,顾廷烨认为不用过分担忧,陛下就是忌惮宗室子弟,也应该收拾汴京那几个树大招风,有能力争储位的人。禹州既非兵家要塞,也不是富饶之地,即便有心也没那么多本钱。
 
赵策英也是这样想的,只是父亲放心不下。顾廷烨建议不如封闭府门,多找几个家丁看家护院。倘若京城诏令没有下来,便相安无事,等来了诏令再做打算。这提到家丁,顾廷烨想到刚才来的时候看到好几个生面孔,以为是赵策英新买的人,两人立马意识到有问题,连忙问了下人,说是有几个酒肆往东面去了,而赵宗全团练也去了。顾廷烨连忙往东面追去,赵策英令人备马。
皇室宗亲赵宗全在田地里看着长势喜人的稻谷,想着有了这些禹州就安定之时,忽然有刺客偷袭。所幸顾廷烨及时赶到,一边护着赵宗全,一边杀死那些死士,留下一活口。在顾廷烨的威胁下交代是兖王派他们来的。赵宗全不解他与兖王无冤无仇,兖王为何要杀他。赵策英想着他们刚接到密诏,就来了刺客,怕是事关立嗣。顾廷烨猜兖王是将那道安抚勉励的诏书当做是立嗣的诏书。赵宗全想要去城郊去躲几日,再有刺客来也有防备。
 
赵策英劝住父亲,他们是太祖血脉,天家子孙,怕成这样不是让人耻笑,赵宗全认为还是保命要紧。顾廷烨指出兖王已经当真,是宁可错杀不可漏杀,他们只有去到汴京,见到陛下,以攻为守,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兵行险招,即使告不倒兖王,也要把兖王的罪行公布天下,让天下人知道他的险恶用心,说不定到时兖王还要保赵宗全周全。赵策英希望父亲明白,只有釜底抽薪,才能绝了兖王的念头,那才是长久之计。可赵宗全还是准备去庄子上躲几日,等太子人选一定,兖王知道与自己无关,也就罢手了。
 
顾廷烨和赵策英商量,担心兖王不会只派一队人马来刺杀。赵策英知道父亲求全也不是没有道理,他们父子一直为朝堂所顾忌,一直以来全靠父亲谨小慎微才维持到今日。顾廷烨担心朝局一定,兖王敢如此明目张胆来刺杀皇嗣,说明京中是乱了,恐怕会有一场腥风血雨,而危难之际,他们才有机会。赵策英与其在禹州庸庸碌碌,不如趁乱投机干一番事业。顾廷烨和赵策英设计一出再遇刺客的戏,赵宗全无奈只得同意上京。
 
女使为小秦氏盘发,一直在唉声叹气,说是今天一早宫里便来了人,荣妃请四房五房的进宫。汴京城都是势利眼,瞧着新宁远侯顾廷煜身上有病,无官无职用不上便丢一旁。小秦氏指出荣妃招呼她们是结党营私,日子长了,定会出事,顾廷煜承袭了爵位,身子骨活不了几年,等他死了,顾廷炜就是下一任的宁远侯,只要侯爵的席位一直她们的手里,就是连绵不绝的荣华富贵,何必攀附荣妃。女使担心还有顾廷烨,小秦氏根本不把顾廷烨看在眼里,就是个忤逆不道气死父亲的孽障,宗亲耆老不可能让他承袭爵位的。
 
明兰陪祖母下棋,海氏在一旁提起公爹进宫好几日没回来。明兰打趣嫂嫂不是担心爹爹,而是担心二哥哥。盛老太太表示官员留在宫中办事,若不是扣留羁押,是允许家眷探视送些茶食。明兰没想到可以去皇宫大院,决定跟嫂嫂一起去宫中探视。海氏想着长柏让她看家,不可太过挂念,不能随意走动,让明兰替她去就好。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