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《知否知否》明兰巧计拿到花娘籍契,淑兰终与孙志高和离

来源:陆战之王电视剧  时间:2019-01-09 12:41
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明兰巧计拿到花娘籍契,淑兰终与孙志高和离
 
淑兰家婆见儿子那个样心疼还数落是淑兰的错,盛老太太看不过去,既然孙志高说没人陪他喝酒,就让人人去奉承他,不管能不能够得上的,都去敬他。淑兰家婆一听急了,连忙拦住,这闹剧才结束。
 
夜里,明兰准备休息时被两位老太太叫去前厅,说是让她见识风浪。盛老大太太心疼孙女淑兰受委屈,盛家大娘子想要去处置孙志高的事。盛老大太太知道她说去处置,无非是接着用钱去讨孙志高的好罢了,闹一次就入两个铺子,钱来得容易,可欲壑难填啊。
淑兰称家婆不让她去打扰孙志高读书,他们一个月都没同房一次,家婆又骂她不能传宗接代是不孝。淑兰便为孙志高纳妾,孙志高又觉得那些良妾没有滋味,便去梳笼了一个妓女,还有了身孕,非要迎进门来。淑兰只是说了一句家中有祖训,绝不和娼妓同一屋檐,却被孙志高给打了。盛家大娘子气愤要去孙家理论被盛老大太太拦住,盛老大太太问淑兰是否愿意抚养那娼妇的孩子,对那孩子视如己出在孙家继续过下去,这样起码有个丈夫。淑兰哭着说她不知道。
 
明兰在一旁听了实在是忍不了了,她指出孙志高这样的人若无杀身之祸,灭顶之灾,定不会改过,她认为不要这桩婚事。盛家大娘子担心淑兰被休了回到娘家,品兰找不到好夫婿。品兰为了姐姐宁愿一辈子不嫁人,她认为姻缘自有天定。明兰表示,淑兰姐姐和孙志高只有和离。
 
次日,盛家派人上孙家提和离,淑兰家婆还嚣张大喊,数落淑兰是生不来孩子,嫉妒外室花娘有了身孕。下人回来报孙家不愿和离之事,明兰献计称只有釜底抽薪,如果孙家不答应和离,那淑兰姐姐带来的东西,他们都得不到,盛老大太太夸明兰这才是当家做主的样。
 
淑兰家婆使唤家奴要给外室花娘煮燕窝,领头卞妈妈表示她们是盛家过来的旧仆,如今家人来喊,她们要回家。卞妈妈还带回了淑兰陪嫁的田地和店铺的地契,明兰和品兰去收回这些铺面。可是明兰知道这孙家人鲜廉寡耻,恐怕这样不能善了,不过她是一定要想办法将淑兰姐姐从火坑里救出来。
家奴离开后,孙家没有了仆人,淑兰家婆只得亲自伺候着花娘,只是自从淑兰嫁过来后,她都使唤惯下人了,哪里能吃这等苦,于是跟儿子孙志高商量去盛家把淑兰接回来,这样不仅钱有了,就连做事的也有了。孙志高还在想着盛家不可能会要个弃妇,不要几天的时间肯定会把淑兰送回来,并且还会送两个铺面回来。只是眼下家里已经没有银钱了,淑兰家婆还希望儿子就不要请人吃饭吃酒,可孙志高爱面子不同意,结果却因账和淑兰分开被店小二追着要账在酒楼里闹了笑话。孙志高感觉特别丢面,忍不住骂这一切都是因为淑兰。
 
两家宗亲耆老在盛家前厅商量和离之事,孙家是不肯和离,咬定要休妻。不要脸的孙志高口口声声说外室有了身孕,淑兰就应该低下头好好伺候着外室,结果却躲回娘家,这样的女人要来何用,所以他是坚持休妻,不会和离装门面,并且盛家还得把那些铺面全还给他们孙家才能写休书。
 
明兰听品兰在抱怨孙家的奴仆都是盛家置办的,立马想到花娘在千金阁还有籍契,于是和品兰去了千金阁,并且在贺弘文的帮忙下,请千金阁的费妈妈一定得带来花娘的籍契。一开始费妈妈谎称花娘已经被赎身,因此没有留着那籍契。明兰提醒费妈妈,宥阳地界前些日子闹了贼,千金阁混进几个贼,官府在追查,就是不知千金阁还能开张几个时辰。费妈妈有些慌了,一旁的贺弘文还说看出费妈妈有头风,虽说不能根治,但为费妈妈施针开方,至少在每年春秋之夜可以安枕入睡。费妈妈最终将籍契给了明兰他们。
 
孙母和孙志高大闹,盛大老太太气得摔了杯子,这才让混乱的场面安静下来。品兰拿回了花娘的籍契,盛大老太太看了籍契单子,怒骂孙志高身有功名,却流连烟花之地,纳妓为妾,有辱斯文,用淑兰的嫁妆做嫖资为青楼妓女赎身,为贱户妓女逼休良家,凭着这张籍契加一纸状书,递上汴京学政,他的功名就败了。孙家族老见状劝孙志高跟盛家好好商量。
 
盛家的孩子断不能以娼妇互称姐妹,盛大老太太退让赔给孙家一半嫁妆,两家和离。孙家看在钱的份上,答应了和离。淑兰在和离文书上按了手印,孙志高还不忘羞辱淑兰一番。淑兰终于硬气一回,朝孙志高呸了一口唾沫,骂他是好色忘义、无德无行的小人,自己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。夜里,盛老太太数落明兰也是真敢说话真敢担当,那几个哥哥都没有她张扬。
TAG: